通知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通知公告 >
关于完善预防职务犯罪法律监督机制的几点思考
点击率:    发布时间:2019-11-13 10:05

【】

完善和完善预防职务犯罪的法律监督机制,是构建和谐社会,促进经济健康发展的需要,也是建设法治国家的保证。笔者试图分析我国现行预防职务犯罪法律监督机制的现状和缺陷,并提出一些完善我国预防职务犯罪法律监督机制的思路。我希望在防止构建职务犯罪法律监督机制的理论或实践中,这个作用确实是实体的。

反腐败是当今世界所有国家面临的重大问题。作为高级形式或极端形式的腐败,职务犯罪暴露于沉阳市前市长穆心新,前副市长马向东等各种严重犯罪,这进一步揭示了无监督权力的必要性。是被滥用的力量;滥用权力必将导致腐败。因此,完善和完善预防职务犯罪的法律监督机制,特别是高层权力和高级干部预防职务犯罪的法律监督,是消除权力腐败,维护执政廉洁的关键途径。笔者试图分析我国现行预防职务犯罪法律监督机制的现状和缺陷,并提出一些完善我国预防职务犯罪法律监督机制的思路。希望可以在理论上或实践上构建我国预防职务犯罪的法律监督机制。有好处,这确实是个玩笑。

一,我国预防职务犯罪法律监督机制的现状

“法律监督”有两种解释,广义和狭义。狭义的法律监督是指特定的国家机关根据法定权力和法律程序对立法,司法和执法活动的合法性进行监督。广义法律监督是指国家所有机关,社会组织和公民对各种法律活动的合法性进行监督。狭义的法律监督是指检察机关对法律活动的合法性进行监督。 [1]广泛的法律监督可根据不同的监督主体分为国家监督(又称国家机关监督)和社会监督。国家监督包括四个方面:权力监督(或人大监督),行政监督,检察监督和司法监督。 [2]行政监督主要是指行政机关的内部监督,司法监督主要是指司法审查。权力机关,检察机关,司法机关和行政机关都有不同程度的法律监督。 [3]西方著名思想家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说:“一个好的立法者关心预防犯罪和惩治犯罪。”要预防职务犯罪,教育是基础,监督是关键,惩罚是保证。中国已经开始认识到预防犯罪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但是,根据目前的情况,中国还没有制定法律来改善职务犯罪的统一预防。监督机制。

当前,我国预防职务犯罪法律监督机制的主体包括三个方面。在第一方面,主体是国家权力机构的监督。也就是说,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为有效执行国家法律提供了全面的法律保障,并通过《监督法》规定的法定权力监督由其产生的国家机关。预防职务犯罪是中国法律监督的最高水平。

在第二方面,主是国家行政监督机关的法律监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规定的监察机关的性质,领导体制,管辖范围,职责和机构设置,进一步明确了监察机关监察工作的法律地位。它是我国预防职务犯罪的有效内部监督之一。

第三方面,主是检察院的监督。与我国司法机关的监督一起形成我国司法机关预防职务犯罪的特殊监督,是我国宪法规定的法律监督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于完善预防职务犯罪法律监督机制的几点思考

关于完善预防职务犯罪法律监督机制的几点思考

根据中国《宪法》的第129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院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根据中国宪法和相关法律法规以及现行的检察实践,对检察机关的监督是专门的监督,即到国家有关机关。执法,司法活动的合法性,以及对国有雇员实施的犯罪和其他犯罪行为的监督。人民检察院的法律监督职能与诉讼活动密切相关,无论是在诉讼期间还是最终通过诉讼。

因此,检察院的法律监督具有三种刑事诉讼监督方式。民事诉讼监督;行政诉讼监督。其中,刑事诉讼监督是中国检察机关监督的主要工作。民事诉讼监督是指人民检察院对民事审判活动的监督。人民检察院认定人民法院已经作出了具有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定该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或者适用法律错误,或者法院违反了法定程序,可能会影响正确的判决。和案件的裁决,法官在案件的审判中有腐败。收受贿赂,为个人牟利而进行的渎职和诽谤行为的,应当依照法律程序提出抗议。行政诉讼监督是指人民检察院对行政诉讼进行法律监督。人民检察院认为人民法院已经作出了法律效力,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判决或裁定,有权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出抗议。

2.中国现行预防职务犯罪法律监督机制存在缺陷

尽管中国目前的法律监督机制的三个方面在预防职务犯罪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但从表面上看,国家机关正在行使权力,对与工作有关的犯罪行为进行了法律监督。但它们都是分散的。监督尚未形成功能明确,协调有效的全面法律监督机制。结果,我国职务犯罪的数量越来越频繁,成功的趋势也反映了我国现行预防职务犯罪的法律监督机制。效果不理想,笔者认为其缺陷可归纳为以下几点。

(1)权力机关的法律监督权减弱,导致对国家机关的执法和公务员的犯罪行为缺乏监督。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监督权一般分为法律监督权和工作监督权。人大是预防职务犯罪法律监督机制的核心,是其职务的最高水平和权威,也是其他国家机关法律监督权的源泉。但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法律监督已经减弱,没有发挥应有的监督作用。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律监督权的削弱1.根据宪法的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的监督权包括知情权,处分权和制裁权。只有完全理解和运用这些监督权,才能确保人大及其常委会监督其意图。从实际出发,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对国家机关的执行情况进行监督。目前,他们普遍重视知情权和轻视处分权和制裁权。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受监督的机关和有关机关的负责人都尊重人大的监督,这是严肃而严肃的。他们有更多的希望而更少的希望。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律监督权的薄弱表现是任命“一院两院”有关部门负责人行使人事任免权。全国人大把握就业前监督,任命投票和离职后监督三个法律监督环节。特别是,在离职后监督之后,除了人大的审议之外,其他形式的刚性监督还没有制度化,只是停留在“听”上,还没有进入“做”的技巧。这也导致了全国人大在预防职务犯罪方面的法律监督的削弱。

(2)现有的国家行政监督机关不是独立的。它们只是国家机关的内部监督,很难在预防职务犯罪的法律监督中发挥作用。

根据《行政监察法》的规定,监察部的监督部门为国务院及其本国公务员的人员,由国务院及国务院各部门,省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任命的其他人员;省,市,县监督机构的监测对象,是人民政府及其本国公务员的其他部门,人民政府和人民政府任命的其他部门,以及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机关领导者。

由于监察部的内部领导仍然是职能重叠的职能,两者之间没有合法化和制度化的关系,没有协调和沟通的渠道,监督职能是重叠的,沟通,协调的沟通渠道和控制是不合理的,缺乏协调。内部和外部的改革导致我国行政和法律监督缺乏统一性和秩序性。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套系统,缺乏系统的协调。国家有关部门与法律监督关系不密切,相互制约,相互制约,因此,全国法律监督机制很难在预防职务犯罪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1] [2]下一页


上一篇:家庭环境对慢性病儿童心理健康的影响

下一篇:旅游管理专业提供的音乐欣赏课程的必备分析